Bucky.R

🌝一个悲伤弱小的孩子🌚

移三结局篡改 强行HE【2】

第二章
    黎明时分,三人出发进城。Thomas和Newt猜到了这是一条不寻常且艰难的道路,毕竟WCKD最擅长的就是制造关卡来阻拦他们。但他们在Gally的身后等火车过去时还是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 在隧道里,三人小跑着,Gally不时催促着后面的两人,但是拖着伤腿的Newt行进速度实在是无法加快。Thomas在中间进退两难,他追上了Gally,试图压低他的速度。

    Newt在催促下跌倒了,最近的Gally调头去扶起他。火车灯在他们身后亮起那一瞬间,Thomas被Gally一把推向墙壁。Thomas回过头,那两抹身影消失在了火车下。

   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,Thomas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火车一节节地从他身旁驶过,他渐渐意识到了,他的男朋友和死而复生的老友刚刚在火车轮下丧生了。他不敢面对他们的尸体,只能趴在墙上,在火车的轰鸣声中哽咽起来。

    火车飞速驶过,离开了他的视野。他闭着眼。

    “Oops!真是太险了!”Gally的声音让Thomas颤抖着回过头,他正搀扶着Newt从铁轨上站起来。

    “刚刚一定是我人生中最惊恐的30秒。”Newt拍了拍裤子上的灰,苦笑着看着懵逼的Thomas,“Gally把我扑到了铁轨上,吓坏了吧,Tommy。”

    Thomas在一分钟内经历了一个从地狱重回人间的过程,他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两人,像是在确认这两人还活着地握住他们的手臂:“我是真的吓坏了!”

    这段恐怖地插曲并不能阻止他们的脚步。通过了一段恶臭无比的下水道之后,他们进入了城内的地铁站。人群无声地流动着,所有人的眼中都是茫然的,他们低下头混了进去。

    不时经过一些在被检测病毒的人,他们不敢多看,Newt暗暗地咬住了下唇。“你们得装作有经验,不要东张西望。”Gally把兜帽向下拉了拉。

    出了地铁站,繁华的城市在暴戾的阳光下矗立着。比起城外,这里的建筑既牢固又美观,其中还穿插着空中铁轨。这一切都建立在WDCK的暴力统治和感染者的牺牲上,这令Thomas感到厌恶。

    反抗军提前打听了Teresa在城里的住处,三人在她上班的必经之处等待着她的出现。他们不确定她一定会跟他们走,但是只能让希望最大的Thomas出马了。

    女孩随走动而摇摆的棕色大波浪出现在转角处,当她看到Thomas的那一瞬间,她呆滞了一秒。“Thomas……”Teresa下意识地朝他走去,却又停下,她低下头,只抬起眼睛看着他,神情了然,“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?需要屈尊来找我帮忙?”

    “是Newt。”

    站在后面的两人紧张了起来,他讲得这样直接,Teresa可能会拒绝啊。

    “是需要血清吗?”

    “是的。你有空针管吗?我的血应该可以根治病毒,Brenda已经痊愈了。”

    听到这个,Teresa还是有些震惊,不过很快恢复了镇定:“那我回一趟家,你们最好别跟来,周围查的挺严。”

    Thomas把提前准备好的血液给她。Gally还是跟上了,他对这里更加熟悉,也以防Teresa中途逃走或是在血清里动手脚。

    她取下自己的口罩,递给Newt:“你如果不嫌弃,先遮一下你脸上的血管。”她看上去并没有逃走的意思。

    “谢谢。”Newt的声音已经沙哑了,他能感觉到喉管里有一些粘稠的液体,味道有些腥。

    “坚持一下。”Thomas带着他走进一条小巷子,靠着墙坐下。

    Newt没有回答,他闭着眼靠在墙上,一种明显燥热感在他的脑部回荡,他要忍住,他不想伤到Thomas。

    可在他努力忍耐的时候,Thomas却拉开口罩,吻上了他的唇,他大力地一把推开了Thomas。

    “咳!咳!别这样Tommy。”Newt呛出了一些黑色的血液,眼角被刺激出了泪水,“这味道……”

    “没事的。”Thomas拍着他的背,声音很温和,这让他感到安心。

    Teresa和Gally很快就回来了,她在这段时间里配置了无数的血清,随即迅速地将蓝色液体注射进了Newt的小臂:“当我知道你不是免疫者的时候,我就猜到你们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 “谢谢你,Teresa。”

    “不用谢我。善意的提醒,Thomas,你最好把他绑起来,刚注射了血清会有一个反噬期。”

    Thomas最终用外套绑住了Newt的手。

    “如果没有记错,我还欠你们一个Minho。”Teresa抱着手臂,看向城中心的WDCK大厦,“我先跟你们出城,把计划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 “谢谢你,Teresa。”

    “我说了不用谢我。这都是我欠你们的。”

    Newt小天使得救了!但是!并没有完结!
    预告:下一章救Minho!然后攻城大结局(大概,也可能还有)
    你们觉得 我要不要按原文把Teresa写死啊?本来手写体里是死了的。

移三结局篡改 强行HE【1】

没错又是我(超不要脸der)这就是那个手写图的文字档  不过有改动
图片那个tag我删了  字丑  就不占了  丢人
小学生文笔😂
下面正文

【1】
    耀斑病毒肆虐,世界只剩下满眼疮痍与荒凉。Last city被高墙所包围,不如说是禁锢。墙外的人想进去,墙内的人已无路可逃。

    随着一批批的感染者被处死,幸存者对于生存的希望愈加渺茫。迷宫的胜利者经过焦土区后也所剩无几。Thomas不知道自己是该绝望还是庆幸,在普通人眼中,免疫者就像是被神选中的幸运儿。而这些幸运儿,不是被WCKD折磨致死,就是在绝望的人群中看着同伴走向死亡,自己苟且偷生。

    Thomas回过头,所有人都茫然地抬起头望着他。Minho被带走后,士气大跌。若不是Gally奇迹般的出现,进到那座可悲的城堡里还真是可望而不可及。而那个金发男孩欲言又止的模样让Thomas心里沉了沉,Newt是他继续前进的唯一动力。

    “Thomas,你出来一下吧。”一般情况下,Newt是不会叫他的全名的。

    看上去Newt依旧对白天冲着他大吼的事非常抱歉。Thomas想伸出手拥抱一下他,却被轻轻地推开了。男孩挽起袖子,露出瘦弱的手腕,向上,黑色的血管从小臂内侧蔓延开,静静地散发着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 “什么时候的事?隧道里吗?”Thomas尽力稳住气息。
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 “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?”Newt的冷静让他害怕。

    “……”Newt吸了一口气,恐惧已经掩藏不住了,“我想迷宫里的人都有免疫,我只是伤口有些……”

    “可是Alby和Ben都离开我们了!你知道的!你要成为下一个吗!”Thomas咆哮起来。

    Newt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地背对着Thomas坐了下来。Thomas后悔了,他不应该把自己的恐惧化作愤怒,发泄在他的Newt身上。经历过那么多的生死关头,令他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 沉默像死神一样,扼住了空气,难以呼吸。

    打破寂静的是Newt带着哭腔的声音:“也许加入我们这样的普通人,就是为了观察与免疫者的差距吧。”

    撕裂般的疼痛,Thomas握紧拳头,然后将Newt揽进怀里:“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。”

    那是Thomas第一次见到Newt哭得如此撕心裂肺,他除了陪伴就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 “Tommy,我好怕……我…我不想变成那种怪物……我会不会吃掉你们……”

    Thomas扳过Newt的脸,用手指抚去脸上的泪迹,像发誓一样的说:“听着,你不会变成那样的,明天我们就进城,去找Teresa要解药。你会好起来的,相信我,宝贝。”

    那天夜里,Newt在浴室里待了整整一个小时,Thomas推门进去,他正盯着手臂上狰狞的伤疤在发呆。

    Thomas关掉水,将纤细的人用毛巾裹起来,一点一点地擦干。“别想了,明天打一针就没事了,你可别怕疼啊!”但他的调笑在这时显得很无力。

    “嗯……”Newt声音很小,任由面前的人摆布着,“Tommy,你今晚可以抱着我睡吗?”

    Thomas简直求之不得,他兴奋地将男孩一把抱起,离开迷宫后,他们很久没有好好地温存一下感情了。

    Newt刚换下的布衫还没有洗,穿着Thomas的蓝色T恤莫名的好看。他坐在自己男朋友的腿间,身后的人正在温柔地帮自己擦头发。如果他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,这样的事是不是每天都可以发生。

    “今天愿意和我一块儿睡了?”

    Newt不是不愿意,他只是觉得,在这么危险混乱的情况下,在大家面前这样不太合适:“如果明天没有成功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……”

    “不准说这种话,一定会成功的。”Thomas用唇堵住了Newt的后半句话,狠狠地揩了一把油。他很久没有尝到男孩的薄唇了。

    这一幕被拿着啤酒走进来的Gally看见了,他“啧啧”两声,不过被吻得面红耳赤的Newt看上去非常的……可口。

    “这样盯着别人的男朋友可不礼貌啊。”

    Newt对Gally递来的啤酒摇了摇头,被Thomas接下了,这令Gally有些失望。

    “想当年Teresa没有来迷宫的时候,Newt可是林地一枝花啊。结果俩人都被你拐走了。”Gally的话酸溜溜的,他仰头喝起酒来。

    “我从来只想过把这个小家伙拐走。”Thomas贴了贴Newt的脸,“那个女人我可不敢要,况且你明天就可以见到她了。”

    “明天?这么快就要进城了吗?”

    Thomas郑重地点点头:“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 Gally这才注意到Newt手臂上的疤痕,它们正在张牙舞爪地扩散着。“看样子你没有保护好你的小男朋友啊。”Gally撇撇嘴,苦笑着。

    他们终究没有因此吵起来,谁的心里都不好过。

    “去休息吧,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tbc】

Hope he can smile forever.

ironspider:

荷兰在学校成绩一直不好,他父母一直鼓励他努力过就好,成绩不重要。他曾经在学校被同学欺负。有些单词他直到现在都不会念,比如croissant。他现在讲话的单词词汇量和语法都很简单,听上去总像是个单纯的孩子。
这一切都是因为失读症。

荷兰从小被确诊为失读症患者,表现为注意力失调和读写障碍。这种症状是毕生无法根治的。
他现在能够成为一个出色出名的演员,其中究竟付出了比常人多了多少倍的努力,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在数以千计的采访中,他也很少提及自己的症状。大家都拿croissant来取笑他的时候,他开玩笑说这个梗太老了,希望能换个新梗。这是个多么温柔甜蜜善解人意的年轻人啊。

他拍蜘蛛侠的时候学美语,拍朝圣的时候学盖尔语,在韩国宣传的时候学韩语(喂😂😂😂)看到这样的他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努力呢?

荷兰鸡汤,你喝不喝?😏

这俩小皮货 
半夜跑笼子喝水  每天十点放学伺候他们😂😂
不过超可爱  一个月大了💗💗💗

关于上一个tag我想补一张
,,,请收起你大胆的想法😂😂😂
占个tag抱歉🌚